關於部落格
流轉的時光~在平行線外隨想
  • 1971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2016東南段三日~一

寫在開始,找出那兩年在高雄會聽的音樂,
 
大概是在過完年之後,跟六百團的朋友開始想計畫一趟跑南迴的行程。以前花東線比較會是我們的重點,加上我們都在北部所以常常就是借道北迴到花東去。比較有借道南迴也是在高雄念書的時候。然而,南迴車班少所以反而搭國光高雄台東路線的次數還比較多,借道機會不多自然也一直沒有機會好好拍一些南迴的風景,花東線電氣化之後,往東部跑的動力少了。這時候南迴變成我們很空白的紀錄。
 
原本設定三四月就要跑了,所以過年之後一直在跟乾桑討論路線跟走法,東進西出,西進東出還是西進西出光走法就喬了很久,因為很久沒拍了,所以路線規劃比較保守還要考慮光線的走向。大致抓出路線跟想法之後,三月時間兜不起來四月出差,後來想想我們直接把行程改到六月!六月西南風吹起,往往都可以得到很不錯的能見度。那樣的能見度我總會想起那兩年早上從宿舍走去實驗室的時候,西子灣海水正藍,我會想著今天會不會出大景,我要不要騎車要不要帶相機。


以前在高雄拍夕陽的時候,常常看著八五大樓發呆~
 
在出發前,我們微調了一下行程,發現會有一段大空檔。乾桑問我說有沒有想去哪走走。我說可以不拍車進高雄嗎?我想回中山看看!畢業九年,想回去看看一些東西。高雄是我很珍惜的南國城市,那段漂流成長給我的改變很大,也讓我在之後面對很多問題上,能夠用更正向的態度去面對。
 
為了在移動日這天多爭取一點拍照的時間,我們清晨六點出發,在仁德休息站換手之後,我開著大灰進高雄,想想我上次在高雄開車是九年前畢業搬東西離開的時候。我刻意繞了一小段路在鼎金走國十從左營下,因為很久沒看看左營了,以前左營大概是鼓山之外跑得比較勤的地方,拍車洗正片都要跑左營。走出左營出口之後,看到路標寫著一些路名,翠華路中華一路,就像一把鑰匙般地打開了我很多回憶。左營車站印象中那個小小的站房已經改建成現代化的通勤車站,我想起五六年前的八月,我來高雄找朋友,我在左營站往蓮池潭看去這天的火燒雲好美好美!從翠華路繞過舊城區轉鼓山一路,我跟乾桑說,當時畢業本來也想過不要回去留在高雄,在左營買個房子落地生根。如果當時沒回去,六百團似乎也不會成形,我可能也不會認識現在好多朋友。當然不同的選擇就會有不同的結果,我們沒有辦法去事後諸葛,記憶的累積不完全是永遠正確的,只能說是用什麼樣的方式累積出了一些什麼樣的生活經驗。
 

理工大樓,左邊的就是行政大樓。

這一路每個段落都有很多記憶,經過鐵路街我就想起鼓山貨運站,那時候會跑來鼓山站看火車,跟乾桑認識好像也是相約來這邊拍火車,那時候我才知道原來單眼長這個樣子。臨港線路基沒了,大公陸橋拆掉了,那是我第一次拍臨港線的地方,公園陸橋也拆了,五福四路的平交道不會再有柵欄放下。
 

機電大樓,以前我們的主場XD

大概是很久沒回來學校看看了,所以看到學校大門口的時候蠻興奮地。回到學校我站在機電大樓前面看著,我就站在以前研究室外面,那種感覺好複雜。面海的海洋學院一樣的炎熱,我畢業前最後一次大景就是在海洋學院前面拍的。本來還想上去文學院看看,那時候碩二無聊跑去報名文學院的托福課程,晚上七八點在那邊上課,休息時間我會聽著耳機看著海賞的漁船燈火。

如果有時間應該要往柴山走去,還記得山海宮附近,大自然那邊有條小路可以直接下到海邊。以前我不喜歡跑去校門口拍照,我反而常常往柴山跑去。以前也會去那邊爬少女峰,我們當時都會走比較硬的A線,很硬但成就感很棒!
 


剛畢業的前兩年我甚至有點不想回來,2009年冬天跟六百團去枋山拍車時,回程的時候我晚上繞回去中山一趟,說實話那天晚上站在學校跟高雄車站時,心裡頭只覺得一股熟悉的陌生,是一種記憶回不去的感覺。一直到2010年回來高雄的時候,心裡頭開始有種奇妙的感覺,我重新回憶起這個城市的慢活步調,有個朋友曾經這樣跟我說過,你不覺得高雄的晚上,慢慢地很好。這幾年才漸漸體會那種感覺。在中山的時間就像個快閃的行程,依循著畢業回家離開的路線,沿著五福四路一路向東接上中正一路上高速公路,不同的只是這天我還要繼續南下,這段短暫的快閃行程,心裡頭的收穫是滿滿的!過去的終究是過去了,回憶就放在心裡就好。


從哨船頭公園往高雄港拍去!
以前從校門口出來,我很少注意去這裡拍,一直到當年Canon發表30D的時候,我們跑去報名高雄廠的適用會,然後我們就在這裡拍照。六月晴天的午後,可以拍到全順光的高雄港,我跟你說那個畫面真的超級讚!
 
從五甲接上台八十八過高屏溪之後,我們進入屏東的範圍。一開始我們先去西勢看了一輛廢棄的白鐵仔,接著繼續向南我們往南州去。


南州北的大景點,當年是騎機車誤打誤撞找到這裡,那時候Google地圖還沒有這麼方便,常常就是騎摩托車慢慢找路。


這次行程的本務~大灰號


南州北
 

鎮安站的屏東線區間車


在鎮安附近,紀錄了屏東線上的雙頭復興號。這樣的列車編組主要是負責潮州到枋寮間的區間車,為了簡化車輛調頭的動作,就在列車前後掛上了兩顆柴電車頭,到達終點就不須卸下車頭做轉向或是逆牽了。
 
從西勢到南州一代的路我幾乎都忘光光了,大概要一直到林邊我才有一點印象。不過這次乾桑做了點功課,所以我們轉換了一些攝影點,開著大灰在一大片魚塭中鑽來鑽去,就會想到以前我們好像都是騎著機車到處鑽來鑽去。


魚塭濺起的水花,這是曾經有過的南國印象!還記得嗎~


晴空下的熟悉~重現!


有些時候,我很喜歡拍柴聯車!也許是以前小時候的一些記憶的關係吧!


我一直很喜歡這樣的角度,雖然在鐵條攝影中不太正統。

也許是六月的雲太立體,我一直迷戀著這樣的層次感,就這樣一路拍到黃昏,當我們決定收器材的時候,隨手一拍又被眼前的景色吸引住。





這裡是佳冬鄉的塭豐村,滿滿的魚塭不難想像這個名字的由來!


乾桑說我們去東海看看吧,於是繞出佳冬一帶,我們往南開到東海去,到東海的時候已經日落了。這天雖然沒大景,但是夏季的黃昏景又會call出很多看海日子的回憶,我看到些漁民傍晚騎著機車出來也許再回去巡一下魚塭,也許是去收工具,我們像是個外人闖入這片他們的生活圈。

 




進東海的路上,我們看到路邊有幾個攤子人聲鼎沸,在這枋寮北邊的一小漁村我們直覺這應該是這一代的美食集中地。所以把車停在廟口我們去體驗一下。我們沒吃鱔魚麵而是點了生炒花枝麵配上一杯涼涼的茶,一股腦地暢快。晚餐過後在枋寮車站洗把臉,晚上八點從枋寮出發我們在今晚要通過難回到太麻里過夜。

 

第一次在夜裡走上南迴公路,不過現在時間還早我們幾乎沒有遇到菜車。南迴部分路段拓寬已經完成所以整段路走起來也沒有什麼十分驚險的地方。到壽卡的時候遇到了一點小霧,往199縣道過去就可以去到旭海,還記得那時候走阿朗壹的時候,我們就從這裡到旭海去,那也是七月的夏天,旭海的海藍得放肆!過壽卡之後我們就一路下坡,出了山區就到達大武。這天農曆十五,在大武海邊我停下車下來看看,這時候已經晚上九點了,原本想看月光海但雲有點多,我站在海邊看得遠處藉由月光可以看到一片片的雲,第一次看見月光海就是在大武海邊,那晚是搭著國光夜車從高雄來到台東。
 
海面那一片片的雲在我們到達瀧溪溪金崙一帶就下起雨了,這段路線不時有施工隔離,原本以為山區路段比較難開但後來感覺是靠海這段比較難開。在將近十點的時候我們到達太麻里了,很驚險的找到一間旅館還有剩一間空房間,入住之後我跟乾桑到街上買了點東西,這天夠累了,喝完一罐啤酒慶祝第一天完成之後,就呼呼大睡了~()
 

第一天辛苦的大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