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流轉的時光~在平行線外隨想
  • 1971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2016東南段三日~二

前一天說好隔天睡到自然醒再說,但是早上七點就睡不著了。盥洗之後開始整理器材,沒錯,昨天累到連器材都懶得整理。在林邊佳冬一帶的魚塭附近拍完之後,保護鏡上的狀況實在慘不忍睹,拿出神秘的拭鏡布處理之後,七年的保護鏡還是依然很OK的XD~整理好之後我們上街吃早餐,早上八點的太陽就感覺像會咬人一樣,熱度也急遽上升,很直覺這天應該也會很累。
 
出發之後,我們先往北移動走到華園一帶,繞上台九線的舊線先到一處跨線橋拍照,主要是希望帶一點海景。相較於這裡,其實華園一帶台九線的路型我反而覺得比較有戲。



海天一色,在南迴線東段,要在上午要把海拍進去其實不太好處理XD


台九線 華園段


華園海灘


頂光了,只好純紀錄而已~~

原本來的時候,有計畫去金崙一帶拍拍。不過在昨晚來太麻里的路上確認了一下,一些攝影點在這次大概會因為施工的關係而沒機會紀錄,尤其南迴線的單軌區間多且車班不多,停靠站常會辦理交會,所以當我們選定一個攝影點的時候,大概就要拍到二到三班車以上,然後才能找空檔換點移動。因為這個關係,只好直接選最想去哪個點,就去那個點拍。之所以選太麻里,其實就是因為北太麻里溪橋是我們最想拍也是我們認為南迴線上最重要的攝影點。



 
先去北太麻里溪橋北邊的制高點拍吧!補水之後我們的討論結果先去這裡。我們在看到北太麻里溪橋之後切上了一條產業道路,邊開邊看我們覺得高度差不多的時候,發覺後面有台小黃靠近,我直覺要靠邊要讓它過結果小黃也不過,然後車上下來一位先生看著圖,原來是一位日本來的朋友要來拍車,包了一台小黃來跑點,他把想拍的點的照片印下來很慎重的做筆記,並且對照現場環境比對非常認真。我們跟他點頭致意了一下就各自準備。



 
天氣很熱,這位日本朋友真的很辛苦!但也希望他這趟台灣行大豐收~臨走前我跟他說
祝他旅途愈快!我相信今天這樣的天氣對他這趟行程絕對是大豐收。
 

在想拍的地方遇到這樣的好天氣,難怪乾桑說夫復何求!


先選這個點就是設定要抓藍皮!


南迴必拍的藍皮!我第一次南迴全線踏破就是搭著藍皮,
那是在2006冬天的早上,慶祝考上碩班的一趟旅行,一直都記著這樣的感覺!
 
拍完北邊的置高點,我們趕到南邊的置高點。大概在七八年前,我看到一位鐵道攝影圈朋友的朋友拍的照片,那是一種看到就深深著迷的感覺。這個點好棒,如果有機會我一定要來拍!等了好多年,終於來了~
 


長長的橘色色帶,怎麼拍都好看~


準備滑進太麻里站的列車

拍著拍著,那台熟悉的小黃也到了。我們很開心的跟那位朋友打招呼,接著過沒多久,又來了一台中巴,下來了十多位日本鐵道大叔,原來他們是包團來拍車。我一直覺得這是南迴線最具代表性的點,於是我們就被一群日本朋友包圍了XDD
 



在這個制高點,也是有辦法往南太麻里溪橋拍過去~ 


我們就看著列車從南太麻里溪,緩緩從山腳下滑過通過太麻里站繼續往知本前進



51次,今天本務是藍色阿魯~


本來準備要離開了,但那位日本大叔很熱心地提醒我們今天有郵輪式列車~
想想還真丟臉,居然要被國外朋友提醒,一方面覺得很不好意思一方面也很感謝那位熱心的日本大叔!



路終究會到,台東就在前方,為台東加油!





遠眺南太麻里溪出海口

在這個點也拍了夠久,一直到將近下午四點趁著柴聯車比較多的空檔我們才去吃飯。吃飽飯後就近到大麻里溪橋南邊找個點再拍一下。
 






今天收工照,當然就是讓藍皮來收尾。
拍車時間結束,我們準備過南迴回枋寮去。
 
車過大武的時候,我們轉進尚武漁港看看。五六年沒有來,之前在這裡的回憶是美好的,這天下午只有一兩位於漁民在補漁網,我跟乾桑說,大概要白天早晨的時候比較熱鬧,我沒有停留太久就離開了,因為來的時候,我一直記得我要去大武的海邊看看。
 



再往南開一些,把車停在比較寬闊的路邊我自己過馬路站在護欄邊看海。全台灣的海岸線這段離我最遠,但卻有我最多思念的地方。在南部念書的時候,我開始學習揹起相機跟幾個志同道合的朋友往東部跑,那時候都是搭著國光的夜車到東部,第一次經過這段海岸線,那時候我在這裡看日出。而後幾次,我都在黑漆漆的一晚從這裡經過,走過段海岸線就到大武了。


在2009年我跟幾個登山認識的朋友走過阿朗壹古道之後,我們就是在大武休息停留,那天在大武的經驗讓我很難忘,我也很喜歡跟父親回憶這些事情。父親有時候叫我不要太愛玩,有時候也會跟我說以前他離開彰化到台東親戚家打工時,搭著公路局一路顛簸,然後在大武休息洗把臉的回憶。我當時總會跟他說以後我們有機會再回去大武走走吧!這句話我一直記在心裡,最後一次講出這句話是父親彌留的那天,我說這件事我們還沒再一起去看看,我總是會記得我走到每個地方回來之後跟你分享過的事情。


 

前一天夜裡經過這裡的時候,我下車看著農曆十五的滿月跟月光海,眼眶不自覺的濕了但沒講。幾十年前,為了擺脫貧窮,父親來台東投靠親戚,他當時坐著公路局應該也是看著這片海。而後,我恣意輕心的揹著相機自以為走著一種苦行,也是看著這片海來到這個離我成長最遠的對角線。這天我站在海邊,海上的雲一片片的越疊越多,聽著海浪搭配的一種思念。



 
這也是我這段公路旅行很想走的一段過程,總算走完了。回中山是一種回憶的追尋,到大武海邊是一種逝去的想念。趁著雲越來越多堆起來之際,出發繼續往南,在達仁前轉入南迴公路,我們回到西部去,這天也圓滿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