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流轉的時光~在平行線外隨想
  • 1971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對角線旅行~~雨停大武

2001年的時候,我認識了這地方。是離家最遠的地方,台北對角線。
總是我每段旅程中很想補上的一個段落。
2005年 經過大武~~有著大武字樣的車廂指示燈箱不見了~~
曾是最常見的車站設施


行程的第一天當我們完成阿郎壹這段路的時候,我們就到大武用餐也入住
今晚的民宿。不穩定的天氣在我們到大武之後下雨了,我想起了好幾年前
在大武也是雨天。


我們在尚武漁港旁的一家叫做大富的餐廳用餐,我喜歡這樣簡潔有力的名
字,熱情的老闆是他把我們從南田接駁過來大武的。雨中終於如願走了一
趟大武車站,以前很想來走走看看的站,剛過大武溪就看見遠遠的山腰上
的車站月台,往上游看去是大武溪橋,月台在半山腰上與太平洋相望。這
是南迴線上的大站,但人煙稀少就是南迴線給我的感覺,孤寂的美感是我
對這條鐵路的註腳。


雨中離開車站走過大武溪橋,我看著遠遠的鐵路大武溪橋,鐵路以一種微
妙的距離與這個地方相處,與其他城市不同的是公路帶來了這個城市的成
長,鐵路這個遲到的外來者只能遠遠隔著一個距離。一度有個自私的想法
想送夥伴去撘車,只為拍那一條橘紅色色帶走在大武溪橋上的畫面,不過
天氣狀況實在不佳只好作罷。


到民宿的時間很早,開始整理行李休息聊天,跟民宿老闆娘借了台機車下
山幫友人拿東西,也趁機感受了一下周遭安靜的環境。那晚在山葡萄,是
個high翻的歡唱之夜,這兩天的夜晚有靜有動,有熱情的歡唱也有沉靜的
美味。望著天空我相信隔天會是好天氣,也許是這樣的信念吧!我一直能
在每次的東行都能很順利的去記錄下一些自己曾經自以為堅持的畫面。


天亮的時候雲層看起來不像昨日的厚重,楊大哥說今天跟大富的老闆約好
要看漁港交易漁獲,很雞婆的我們都想要跟,大富的老闆很阿殺力說等我
們吃完早餐要帶我們過去。不過到了漁港時這天天氣不好出海的船不多所
以也沒什麼漁獲。這下可有些對不起楊老大了~~所以.....


當楊老大帥氣的搭了砂石車回楓港時,我們在漁港隨走隨拍。
一艘竹筏進港了,我....就去拍竹筏了。此時楊老大應該快到安朔了....









港邊也有幾位朋友在看今天的漁獲,是炸彈魚,製作柴魚的原料~
我看著一位漁民朋友,他靜靜的點起一根菸吐了口氣看著遠方。




"把魚拿出來阿,他們是台北來的,他們幫你拍一拍明天你就上電視啦~~"
一位在港邊的朋友幫我們跟於船上的朋友講了這句話,那位漁民朋友很靦腆
的拿出魚給我們拍~~







我們也該出發了,之後的行程我像個壞蛋似的催促著大家搭車趕車。


(大武站~~謝謝孟琹拍的~~)

又踏上了大武站的月台以一個旅人的姿態,站北是大武二號隧道而站南是大
武溪橋再之後是大武一號隧道。在南迴線上很容易看到車站緊鄰的隧道或橋
樑,車站建在半山腰上,車站牌永遠挺立著迎著風。



隨著175次進站我們離開了大武,天氣慢慢轉好。我們的行程還要繼續~~


出發去車站的路上,廢棄的大武國小原址已經改建成一個展演中心,海邊變
得容易親近。過大武溪之後我們從台九線轉進一條小路,轉角有個看起來荒
廢的車站有種莫名的熟悉,大富的老闆說這是以前公路局車站已經廢棄了。
馬上想起我來過這裡!兩年前搭著半夜的國光從高雄到台東的中途,司機還
是會在這裡停留10分鐘。我想起小時候父親跟我說過他以前來台東親戚家打
零工時從彰化到台東這段路的過程,公路局的車都會在大武這個中途大站休
息。幾十年後一步一步走過父親當年走過的路,當年他這樣的漂流為了生活
而我是為了一種沒有價值的意義。我跟父親對話上的交集常常由一些地名開
始,有他當年走過的路而我也一步一步跟了上去。


回家的時候我跟老爸說,我去了大武還有漁港一趟,我很喜歡這裡,現在路
很大條,下次我們一起開車來。老爸很簡潔有力的說~~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